外表不起眼的珊瑚裸尾鼠已從位於大堡礁的原生島嶼上消失。

這隻裸尾鼠與科學家認為已在大堡礁滅絕的裸尾鼠有血緣關係。PHOTOGRAPH BY AUSCAPE, UIG VIA GETTY IMAGES
編輯註:本報導原發表於2016年6月14日。澳洲政府在2019年2月20日正式宣布該物種滅絕,本報導於當日更新。

有一種小型囓齒類動物只棲息在澳洲外海的一座島上,科學家於2016年報告,牠們可能是全世界第一種因氣候變遷而滅亡的哺乳類。澳洲政府現在已正式確認珊瑚裸尾鼠(Melomys rubicola)絕種。

科學家說,這種動物已從位於大堡礁(Great Barrier Reef)托列斯海峽(Torres Strait)東部的棲地中消失。珊瑚裸尾鼠在2009年最後一次被漁民看見,而科學家在2014年下半年也未能在島上抓到珊瑚裸尾鼠,所以他們認為牠已經絕種了。

這種囓齒類動物又稱為「鑲尾鼠」(mosaic-tailed rat),牠的英文名稱「Bramble Cay melomys」源自其位於荊棘岩礁(Bramble Cay)的棲地,那是一座最高僅高於海平面約3公尺的小島。

珊瑚裸尾鼠由歐洲人於1845年首次在該島發現,直到1978年,當地都還有數百隻珊瑚裸尾鼠。但自1998年起,該島位於滿潮之上的面積已從9.8英畝縮減為6.2英畝。這代表該島的植被逐漸減少,而珊瑚裸尾鼠失去了大約97%的棲地。

研究團隊寫道:「造成這個族群滅亡的關鍵因素幾乎絕對是低窪岩礁被海洋淹沒,這個因素很有可能在多種情況下發生,並在過去十年內造成嚴重的棲地流失,或許也導致個體動物的死亡。」該團隊由昆士蘭環境與遺產保護部的伊恩.金瑟(Ian Gynther)領導。

作者又補充:「對於荊棘岩礁這樣的低窪島嶼,嚴重的氣象事件導致水面大幅升高,產生毀滅性影響,而人類活動引起的氣候變遷又造成海平面上升,使島嶼受到的衝擊雪上加霜。」

在世界各地,海平面已於1901年至2010年之間上升將近20公分,這是過去6000年內無可比擬的速度。而在托列斯海峽附近,海平面上升的速度在1993年至2014年之間幾乎已達全球平均值的兩倍。

因此,作者警告,這種小型哺乳類只是因氣候暖化而面臨重大危機的首例物種,還有許多物種也會如此。

李.漢納(Lee Hannah)說:「我們知道一定有某個物種是第一個犧牲品,但這依然是令人震驚的消息。」他是「保護國際」(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)的資深氣候變遷生物學家。

漢納已發表研究,顯示五分之一的物種可能處於氣候變遷帶來的危機。他強調,生活在小島或山脈的物種是最受威脅的,因為環境改變時,牠們能去的地方很少。

漢納補充說:「當然,有些物種會受益於氣候變遷,但多數物種的活動範圍都會變小。」

他說,人們依然可以透過設計能適應氣候變化的保護區、依需求重新安置野生生物、減少溫室氣體排放,努力緩解最嚴重的影響。

他說:「這個物種原本能被挽救的。」

 

撰文:Brian Clark Howard

編譯:涂瑋瑛

延伸閱讀:有著超級利齒的絕種狐狸現身西藏 / 十年間有八種鳥類幾乎滅絕,包括《里約大冒險》的「阿藍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