莎拉.席格在麻省理工學院(MIT)54號樓第17樓的辦公室,是麻薩諸塞州劍橋市最接近太空的地方。從她辦公室窗戶的一邊看出去,可以望見查爾斯河另一側的波士頓市區,另一邊則可看到比芬威球場還遠的地方。但在辦公室裡,她的視野可以延伸到銀河系和更遠的地方。 47歲的席格是天文物理學家。她的專長是系外行星,也就是除了我們已知圍繞太陽公轉的那些行星以外,所有在宇宙裡的其他行星。她在黑板上潦草地寫了一條自行構思出的方程式,來推算在系外行星上偵測到生命的機率。在另一塊寫滿方程式的黑板下方,則是雜亂擺放的紀念品,其中有個裝了光滑黑色碎片的玻璃瓶。

「那是一顆被我們熔化的岩石。」席格解釋說,有些叫做「熱超級地球」的行星會非常靠近所屬恆星急速繞行,使得這些行星上的一年,以地球而言還不到一天。她說:「這些行星熱到可能有巨大的熔岩湖。」也因此,才有了這顆熔化的岩石。「我們想測試熔岩的亮度。」

席格在1990年代中期就讀研究所時,人類還不知道有幾個小時便繞行恆星一周、或是幾乎得花上100萬年才繞完一周的行星;我們也不知道有行星是繞行兩顆恆星公轉,或是不繞任何恆星轉而在太空遊蕩的流浪行星。事實上,當時我們並不確定太陽系以外是否存在任何行星,而且針對行星提出的許多假設,最後發現都是錯的。在1995年發現的第一顆系外行星飛馬座51b,本身就是一個驚奇:這顆巨大的行星緊貼著恆星,繞行一周只要四天。

「飛馬座51b應該讓每個人都了解到,研究系外行星將會充滿刺激,」席格說:「那顆行星根本不應該在那個位置。」
現今我們已確認大約4000顆系外行星的存在,其中大多數都是由2009年發射的克卜勒太空望遠鏡發現。
克卜勒的任務是要找出有多少行星繞著一小片天空中的大約15萬顆恆星轉動,那片天空的大小約莫是你伸直手臂後手掌遮住的範圍。但克卜勒太空望遠鏡的最終目標是要解開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:宇宙中,可能有生命發展的行星是很常見呢?或是少之又少,少到讓我們無望得知是否有另一個存在生命的地方?

撰文:傑米.許瑞福 J A M I E S H R E E V E
攝影:史賓賽.羅威爾 S P E N C E R LOW E L L
繪圖:戴納.貝瑞 DA N A B E R RY

 

本文未完,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:《國家地理》雜誌中文版2019年3月號

立即購買:博客來/大石網路商城/金石堂/7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