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年,有一名23歲的女性在交通事故中存活了下來,但腦部受到重創,過了好幾個月仍然毫無反應。她呼吸正常,能入睡也會醒來,但醒著的時候對自身和周遭環境都顯示不出任何覺察。這種缺乏反應的情形,讓她得到了醫學辭典裡最令人遺憾的診斷:她會永遠呈現植物人的狀態。

這個診斷結果,暗示了病患將不再擁有我們大多數人所認識的心智,不再是一個能夠思考、反應、記憶與覺察的自我。為了測試這個患者是否真是如此,英國神經學家阿德里安‧ 歐文(Adrian Owen)和同事替這名女性接上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機(fMRI),來追蹤她腦內的血流。(血流量大,代表這個區域的腦部活動較活躍)。他們對著她沒有反應的身體說話,要求她想像兩種場景:一是想像自己正在打網球,二是想像她從自己家的前門開始,走過家裡的每一個房間。科學家請12個健康的自願受試者也想像相同的活動,然後把她的fMRI掃描結果跟自願者的結果比對。

比對顯示,患者與自願者腦部的活化區域都一樣。患者想像自己正在打網球的時候,她腦內的運動輔助區(supplementary motor area),也就是負責控制運動的區域,就亮了起來;而她的海馬旁迴(parahippocampalgyrus),也就是腦部負責空間巡行的部分,則在她被要求在腦海裡巡視自家屋內時變得活躍。顯然她是清醒的,不但能覺察周遭環境,還能思考反應。在她靜止的軀殼裡,心智依然在運作。

後來,歐文採用類似的方法,研究54名植物人與微意識病患。以想像打網球代表「是」,想像巡視代表「否」。受試病患中,有五位能夠靈活回應歐文的問題。歐文與其他人的研究顯示,有將近20%的植物人確實是清醒、有意識的,至少在某些時候是這樣。

歐文在21世紀所做的這項研究令人想起一些古老的問題:到底什麼是心智?心智在哪裡?它又是怎麼與身體連結的?沒有肉體它也能存在嗎?心智跟自我是一樣的嗎?最早古希臘人就思考過身心二元的議題。例如柏拉圖認為,心靈以身體作為知覺的器具,但「它會回過頭來去反思,然後就進入純粹、永恆、不朽、不變的領域。」人一旦說出「我的身體」或是「我的腦袋」這樣的話,那麼不管自己知不知道,他都已經涉入了身心區分的二元性,因為這樣的架構就預設了人的肉體和自我是分開的兩樣東西。

 

 

★揭開腦部運作的祕密 國家地理《腦科學完全指南》從認識自我到成就更好的自己